FC2ブログ

「ハートの国のアリス」三月兔エリオット路綫翻譯事件4

事件5
[抽不出休息時間]
抽不出休息時間
エリオット:……啊~抽不出休息時間啊
因爲怎麽都安排不了可以休長假的時間,エリオット心浮氣躁起來。雖然我覺得跟我一起出遠門也不會快樂到哪裏去,但對他來說好像非常期待。
アリス:工作繁忙是好事啊。這是繁榮的證據哦
エリオット:…………我們,可是手黨啊,アリス
就好像商人或什麽的表現那樣,愁眉苦臉的。
アリス:是説很景氣啊
エリオット:…………因爲是爲了ブラッド,我才努力的啦。……唉……
アリス:什麽啊,有這麽疲憊嗎?
エリオット:這種程度就疲憊了,就太敏感了啦
這種程度,到底是哪種程度啊……
我不太清楚エリオット的日常工作内容,也不太想知道。但是,看着總是好像很忙碌的他,就覺得再稍微休息一下也不過分吧。手黨的NO.2,好像平日已經很繁忙的樣子。
アリス:但是,你很精疲力竭的樣子哦?是很累了啊。
精疲力竭啊……耳朵。雖然エリオット的話單看他表情就很容易明白,但是兔耳就更加容易明白了。
エリオット:不是很疲憊……我是在消沉啊……是因爲抽不出長時間的休息就不能跟你一起出遠門這件事啊。無論過了多久都出不了門。雖然現今爲止,對不定期的休息沒有什麽不滿的地方……想要那樣做就很不方便了。不能嘲笑經常抱怨勞動條件的小鬼們了。
アリス:你就那麽想遠行麽?
エリオット:……你就那麽不想跟我一起出去啊?
被哀怨的眼神緊瞪。
アリス:沒有那回事。我想出去哦。
脫口而出的話。沒有猶豫,也不用思考,話就這樣自然而然地說了。
エリオット:太好了
被這麽柔和地回應,讓我心情變得很奇妙。想要盡情地緊緊抱着他,狠狠地擾亂他頭髮和耳朵。雖然之前也有這股衝動,但都不知道要怎麽辦地臉紅起來了。
エリオット:真想快點出去啊……
耳朵拼命在跳動。
是不是因爲耳朵的緣故啊……?我……是動物痴???
………………真討厭啊

テーマ : (●´∀`●)
ジャンル : 日記

「ハートの国のアリス」三月兔エリオット路綫翻譯事件4

事件4
[還記得約定嗎?]
記得約定#21966;?
エリオット:アリス……
アリス:エリオット?怎麽擺出了這副陰沉沉的臉啊?
エリオット:好不容易約好了,卻怎麽都抽不出休息時間來……
整個人沮喪起來。
讓耳,耳朵垂下來的心情……
エリオット:…………什,什麽啊?你忘記了嗎?
好像誤會了我那個若無其事的神情,エリオット追問不捨。
アリス:記得啊。那個出遠門到哪裏走走的約定吧?
エリオット:!你還記得啊!
アリス:我的記性還沒有那麽差啊
エリオット:約定要了哦?不能反悔啊?!
アリス:沒問題。我都記得的。
エリオット:アリス……我……
アリス:什麽?
エリオット:……
エリオット很少見地慾言又止。我直窺看着他那由於不是那種沉默型的男人卻突然這樣,讓人覺得很可疑臉。エリオット猛地轉過去,背對着我。
エリオット:我,很喜歡你哦……!
說完就這樣突然跑掉了。
アリス: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好酸甜的感覺
喜歡,很喜歡。即使現在還是被エリオット猛烈地說出的話。但是,聼起來好像跟平常不一樣是錯覺來的吧?而且……
我在高興個什麽啊……
覺得應該是錯覺,當然就是錯覺了。我在陶醉什麽可恥的妄想中啊。真噁心。這個是夢!是夢來的。
沒有伴隨代價的好意是不能信的……嗎?
想起了ブラッド的話。

テーマ : (●´∀`●)
ジャンル : 日記

「ハートの国のアリス」三月兔エリオット路綫翻譯事件3

事件3
[你討厭我吧?]
#20320;討厭我#21543;
エリオット:那個~アリス……
アリス:エリオット……
在走廊中被エリオット叫住了。エリオット沒有跑過來。這是,果然我大概被討厭了。
エリオット:……
エリオット雖然有走過來,但在離了點距離的地方站住了。目不轉睛地,窺看般地看着我。明明是他比較高大,但感覺是他在仰頭看。
アリス:……我不會做讓你痛的事情啦……
嘆了嘆氣。這樣,根本跟動物沒差。從エリオット的反應看來,雖然站在那裏會遭殃他都不會討厭。完全表達出我被喜歡着。這人是何等的容易明白啊。
アリス:……你討厭我了嗎?
我明知故問。我跟エリオット不同。陰暗,狡猾,腹。無論對誰,即使是對我抱有好感的人。エリオット不一樣。雖然不是無論對誰都很無私的笨蛋,但是對待他喜歡人會有不一樣的一面。
エリオット:才沒有那回事啊!根本沒可能討厭你吧?!我很喜歡你啊,アリス!!!
アリス:…………
……煩死了
アリス:……啊,毫不猶豫地就冒出真心話……
エリオット:?
アリス:……沒什麽
被又不是戀人,也沒有戀愛感情的對方經常這樣斷言。而且エリオット不是花花公子型。ブラッド說過,他是不管是不是女的,還有不管是怎樣的美女,要是妨礙到他工作的話(就算跟工作沒關係,只要有看不爽這種理由)就會開槍射殺的男人。那些話,大概不是撒謊的吧。
ブラッド:就因爲是那樣的男人,我也信着他。就如同那傢伙對我的信那樣,我也相信着他……的那種殘酷。
ブラッド的聲音在回響。我們在說什麽話題的時候吧。因爲他エリオット的態度很冷淡,就想去弄清楚,明明是NO.2但ブラッド對他的信會不會太低了。
ブラッド:我也喜歡エリオット哦。雖然比起他對我的仰慕心情比較不正。
不相信不求代價的好意,ブラッド如是説。就是有了利害關係才信。
ブラッド:雖然被坦率的仰慕着很煩。但是,不管怎麽說,被仰慕還是不錯的。我認爲即使從他後背給一槍他也覺得是無可奈何的。所以他才高踞NO.2。我即使自己一個人也沒什麽關係,但跟他在一起也不錯。你也是那樣的吧?アリス
我……我才沒有到那種程度。
那時候這樣回答了。エリオット是如果對某人有好感了,就會把自己毫無保留地呈現的人。之所以感覺對那份好意有點鬱悶,是因爲自己不可能變成他那樣。把エリオット看作是無可奈何的傢伙的同時,還明白了他上司任性的理由。不單單是爲了那份被寄予的信。還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變成那樣,也沒打算卻覺得很慕。我明白的。越跟エリオット交往深了,越不知道怎的對ブラッド也深有同感。
ブラッド:你跟我很像哦,アリス
…………被這樣說的那時候立刻否認了。現在的話,會怎樣回應呢。大概不能立刻否認了。
エリオット:アリス……你討厭我吧?
アリス:……啊?
エリオット:雖然我喜歡你,但是你討厭我的吧?
扯他耳朵,讓他狼狽不堪,把上次的エリオット的休息破壞掉了。上次是結果,エリオット耳朵太痛而不能外出了。回想起來,我真是過分的人。……即使不回想也是很過分。也不能怪エリオット會懷疑自己被討厭了。
アリス:……你在說什麽啊。根本不可能有這種事。
暫且不說要是我被討厭了,根本沒有任何任何理由討厭エリオット。不可能會有那種事。把想法脫口而出了。
エリオット:算什麽啊,那個。說什麽不可能不算回答吧?討厭的話就直説啊……
要是說了討厭他,好像會哭出來。我是知道他不是懦弱的人,但如果是他的話很有這個可能。也不是說他對任何人都會很懦弱,但面對有好感的人會很脆弱。
アリス:沒可能會討厭你的
エリオット:爲什麽你會這麽斷言啊?
アリス:因爲……
]哎?
被打住了。
不可能。不可能會討厭。
爲什麽,會說出這種話啊
世事無絕對啊。應該不能斷言的。エリオット才是正確的。不會討厭。不可能討厭。像這樣斷言……
……這不是理智的
後背突然發冷了。エリオット是夢中的人。而且還是手黨,組織的NO.2啊。瘋狂了。而且這個是夢吧,我是應該要避開那方面的感情的。雖然沒有到想一輩子避開,但是我受夠了啊。盡可能地,直到有必要的逼近年齡爲止。要是沒必要的話,希望能一輩子都避開。
エリオット:アリス?
在エリオット的呼喚中回過神來。
エリオット:……對不起,我讓你困擾了。
アリス:怎麽會,爲什麽要道歉,是我不好啊。
我踮起腳,撫摸他的頭。觸摸的瞬間,エリオット嚇了一跳。……因爲被那樣地拉扯耳朵,當然的吧。
……嗚嗚。對不起啊……
真的必須要好好道歉的人是我才對啊。
アリス:對不起啊扯了你耳朵。
エリオット:沒關係……
知道了不會再被扯耳朵之後,エリオット安靜地讓我持續撫摸他的頭。
エリオット:沒關係的……アリス,你不要討厭我啊
アリス:就說了,不會討厭你啦……要說討厭的話,應該是エリオット討厭我吧?我啊,是在一起不會快樂的人哦
エリオット:?我很快樂啊?!什麽啊,アリス,你沒有朋友嗎?
アリス:有是有啦……
エリオット:就是啊,應該有很多朋友吧
アリス:那是因爲我盡可能地表現開朗啊。其實我是非常陰暗的人。性格惡劣,城府深……又陰險,不是率真的人。
エリオット:那個嘛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很像ブラッド啊
アリス:……噗
忍不住笑了。是嗎。就是那樣吧。應該能跟ブラッド有同感。
エリオット:我喜歡ブラッド。也喜歡你哦。
アリス:你愛好很糟糕哦。明明就算被讚揚,也只會給個冷淡反應。還是暴力女啊……
エリオット:這個我不否認。
アリス:這個你要否認啊
エリオット嘴角上揚。很有惡徒感覺的坏坏笑臉,讓我明白了他的確是手黨的高層。
エリオット:你可能的確是又暴力又坏心眼又陰險又陰濕又陰暗……
アリス:我才沒有說到那种程度啊
雖然我狠狠地瞪着他,エリオット卻不在意地繼續。
エリオット:無論你是怎樣的,我都不會討厭你哦。不可能會討厭的。
…………哎哎哎???
說得斬釘截鐵的。跟我一樣。
這個,怎麽……
這不是很糟糕嗎?
アリス:……我也,不討厭エリオット哦。也不會討厭的。
一邊想着很糟糕,一邊以可以原諒的最大界限的言詞肯定。
エリオット:我也很喜歡你,アリス。
笑嘻嘻的,這次又覺得看上去很可愛。拼命擾亂他的頭,想要盡可能地拉他耳朵的衝動再次來襲。這次再那樣做,就真的是壞人了,於是自重了。但是,[我也沒有討厭你]被還以[我也喜歡你]是怎樣的心情啊。我只是說不討厭,沒有說到喜歡啊。
說了也會同上的嗎……
的確是對他持有好感。在很好地沒有發現的時候破壞了屏障。
エリオット:先走了。我還在工作中呢。
アリス:呃。你在工作中溜出來的啊?
エリオット:啊啊,因爲很在意。……而且也不是什麽緊急的工作
即使如此,還是很意外他居然會偷懶。
エリオット:這次要是休息了,要跟我一起出遠門麽?
アリス:嗯。這次不會再扯你耳朵破壞掉寶貴的休息時間了。
エリオット:真的嗎?一定哦?
アリス:嗯嗯,絕對。不會再扯你耳朵。
エリオット:不是那個,是說跟我出遠門的事
アリス:啊啊,嗯,我會跟你出去的
エリオット:約好了哦!
留下了那句話,エリオット跑掉了。
不是說了不是什麽緊急的工作嗎……

テーマ : (●´∀`●)
ジャンル : 日記

「ハートの国のアリス」三月兔エリオット路綫翻譯事件2

事件2
[不要拉扯耳朵]
不要拉耳#26421;1
エリオット:喂~アリス~!
アリス:エリオット……
想要出去的時候,被エリオット叫住了。就好像狂奔要撲過來的狗狗,不過會浮現兔耳。雖然從外表看來不適合,但還是感覺不出違和感般的配合,習慣了吧?
アリス:怎麽了?又沒有工作嗎?
エリオット猛點頭。
エリオット:對啊!我在變化10個時間帶之前都很閑
アリス:哎……那是……,算長,還是算短啊
這裡的時間反復無常。會在喝茶的時候由白天變成傍晚,在剛睡下的瞬間從夜晚變成白天。
アリス:根本就不知道會是出乎意料的早早轉換,還是相反的非常遲的時候開始工作了啊
エリオット:這種時候是要看情況啦,不過完全可以出遠門啊
エリオット笑嘻嘻的,貌似心情很好。
アリス:エリオット……你想跟我兩個人出去麽?
エリオット:啊啊!因爲之前的時間限制不知道什麽時候到,所以去了庭院散步啊。雖然跟你一起過了很快樂的時間,但還是覺得很無聊。
我看到了從他那裏發出來看不見的閃亮亮的光芒。
アリス:你……真不會學教訓啊
エリオット:?
アリス:可能又會發生上次那樣的遭遇哦?
エリオット:……?………………!!!不,不要拉我耳朵!
エリオット迅速把耳朵掩起來。
アリス:很痛嗎?
エリオット:當然會痛了啊?!我還以爲耳朵要掉了!你好過分啊,アリス!
アリス:……對不起啊?我根本沒打算要欺負你的
盡可能地用溫柔的語氣說話。在我那個很故意的聲音中,エリオット簡簡單單地就被拐了。他慢慢地放下手。
エリオット:アリス……你不是討厭我的吧?
很驚恐很害怕地……好像很怕聽到答案那樣地問我。會存在把這種模樣詢問的人棄之不顧的人麽。
アリス:沒有討厭哦
我踮起腳,回來撫摸他的頭。撫摸頭的時候那雙大耳朵真礙事。就連耳朵一起撫摸了,エリオット輕閉了眼。
エリオット:太好了!我也喜歡你!
看到他背後嘩地開滿花。只要跟他在一起,就很煩惱地很容易看到各種看不見的東西。
我沒有說喜歡你啊……
エリオット:真想更加多地跟你呆一起啊
アリス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你啊,真的……
エリオット:???
アリス:……沒有學習能力的傢伙
エリオット:哎哎???
我又再次壓制不了那種衝動了。
不要拉耳#26421;2
エリオット:等,等一下!アリス?!哇哇哇哇哇,等等!冷靜點!
アリス:不行。我等不及啊
エリオット:!!!雖然就言詞很嫵媚,但我可不會再被騙了哦?!住手啊!!
アリス:不行,不行
エリオット:我才不行啊,不行不行不行……!!!好痛……!好痛痛痛痛痛……!!!耳朵!耳朵要掉下來了!要掉下來了啊……!!!
アリス:因爲你真的……很可愛啊,真是的~~~~~~~……
エリオット:可愛?!才沒有可愛吧?!你在說什麽,很奇怪啊,アリス!
アリス:可愛啊~~~~~~……
エリオット: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……!!!雖然有很多想要反駁的,但這個,疼愛方法肯定是錯誤的吧!?就人來説肯定哪裏搞錯了!搞錯了啊!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!!!
アリス:但,就是可愛嘛~~~~………………是可愛過頭的你的錯哦。讓人想要拔你耳朵啊
エリオット:不可愛不可愛不可愛!所以不要拔啊!也不要想着拔啊!!!
アリス:可愛過頭,可是罪啊……………可惡。你真是,太可愛了啊
エリオット:外形要變了啊,アリス~~~~~~~?!
アリス:啊~好可愛……
我充分了確認了エリオット的耳朵不是裝上去的了。

テーマ : (●´∀`●)
ジャンル : 日記

「ハートの国のアリス」三月兔エリオット路綫翻譯事件1

嗯~~~~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樣愛着這只單純又可靠的兔子……因爲不怎麽見到有人稱讚三月兔,所以也不清楚這只到底有沒有人氣=v=b該不會只有我這麽突兀吧……而且貌似玩草國的玩家比較多,原因是心國沒漢化?於是爲了找到更多愛三月兔的人也好,讓三月兔被更多人所喜歡也好,我決定把三月兔路綫翻譯出來。能讓非常極度超級懶惰無比的我漠視(其實做不到==|||||)那龐大的文字數量翻譯出來就知道我真的是很愛很愛很愛這只的。由於時間分配的關係,翻譯得可能會比較慢,但絕對會完滿!還有,那個翻譯質量請別追求(嚴肅狀)
事件1
庭院散步
庭院散#27493;

エリオット:喂アリス
アリス:……嗯?エリオット
正想要去哪裏走走的時候,被エリオット叫住了。
アリス:怎麽了?你工作呢?
這樣那樣的,エリオット總是很忙似的。只知道他好像是組織的高層。即使,不怎麽看得出來。
エリオット:我不是在偷懶哦?只是現在沒接到工作很閑。雙子也很難得地在工作沒偷懶,所以也沒必要去保護他們
アリス:那個,他們要是聽到的話會生氣的哦
門衛的雙子,很討厭被當作小孩子看待的。要是說了保護他們什麽的,貌似會揮舞斧頭作爲回答。
エリオット:我是小鬼們的保護者沒錯吧
アリス:……他們聽到的話,會不會很激憤啊
エリオット:是嗎……?啊……小鬼們的事怎樣都無所謂吧,不要太拘泥小節啊
對於エリオット來説好像不是什麽重要事項似的,簡單帶過了。
エリオット:說起來アリス,我現在很閑。如果你也很閑的話,要不要跟我去哪裏走走?
エリオット不知道在扭扭捏捏什麽,低下了頭。像要反映他心情似的,耳朵配合着不斷地跳動。
アリス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如果是平時的我,會覺得[好噁心]而把它砍掉。但是,很不可思議的對エリオット就會湧現別的情緒。
是什麽啊……這種,心癢癢的感覺……
也不能説是,陷入戀愛之類的。我絕對不要戀愛關係,也覺得エリオット愛慕我的情緒不是愛戀。所以,我也大處理了。他對我的感情,跟對ブラッド的慕差不了多少。看着那種信狀態,雖然那樣已經是非常不得了的事,但還沒有超出朋友領域。喜歡喜歡,想要那個很喜歡的朋友也喜歡自己,非常努力地。
好酸甜的感覺啊~~……
但是,也不坏。那不是戀愛的話,有了即使是對自己的也覺得不坏的心情。
アリス:但是,出遠門會很不妙吧?大概還會接到工作
爲了又尊敬又慕又信的ブラッド,エリオット對工作很熱心。
雖然從外表看來貌似他才是會偷懶的那個,但其實是很認真地在工作着。倒是作爲BOSS的ブラッド在偷懶。……避開言及關於雙子的。
エリオット:下次的下次的傍晚有工作
アリス:那就是説,不知道會什麽時候有工作了
這個世界的時間這個東西,漸漸明白了。時間隨機改變。沒有任何法則性。下次的下次的傍晚,可能是白天夜晚持續着的還很遙遠的情況,也可能是傍晚•夜晚•傍晚那樣輪流着很快就到了。
アリス:不就出不了遠門了嗎
エリオット:………………你不想跟我出去嗎?
兔耳朵啪嘶地垂了下來。
アリス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要拿你怎麽辦啊
エリオット:……啊?
アリス:……呃?啊,沒有沒有,沒有什麽。我自言自語。沒有說不出去啊。即使不能出遠門,在基地裏面散步的話還是可以的吧?
エリオット:呃~~~~~~~~……但是不是很無聊嗎?你啊,已經對基地裏面很熟悉了吧?
アリス:但是,這裡的庭院非常大啊……一個人隨意走走跟,和你散步是不一樣的。一定會很快樂
エリオット:アリス……
エリオット用超~~~~~~~級入神的表情直看着我
エリオット:你啊……是何等的溫柔親切啊……
アリス:……你那是錯覺啦
エリオット:不用謙虛嘛。很像ブラッド啊?
アリス:你,對ブラッド也說過同樣的話嗎
覺得ブラッド的本性本來是,好像只要在他身邊就會被砍死那樣的暴力型的人。但是,對於エリオット就應該會收斂點吧。格外地明白了。
エリオット:當然了。因爲我,很喜歡ブラッド啊。
被喜歡到這種程度,應該沒有會想要傷害他的人。ブラッド的情況是,雖然有發冷跟頭痛地僵直了的時候。
エリオット:……我也很喜歡你哦
很害羞很害羞地臉紅了。耳朵不斷地跳動轉動。エリオット是個子很高大,也完全沒有什麽可愛的地方的青年。可是……該怎麽說呢……。……該拿他怎麽辦啊,這個男人。我一直以來都沒有特別喜歡動物,也不是喜歡兔耳(就算喜歡,因爲彼特的影響討厭了)這樣過來的。以後也預定步入跟愛護動物無緣的人生中。盡管如此,只要看着エリオット,就會想要緊緊地用盡全力抱着他然後繞亂那鮮豔的金髮,像要揪掉他耳朵似的拉扯。
……無論哪一樣,都是跟愛護動物無緣的主意啊
……啊,有點安心了。我還沒有腐化成那樣
就算那樣還是抑制着想要襲擊他的衝動,散地在庭院裏散步。
エリオット:真的呢
在庭院裏邊走邊聊天了一段時間后,自然地迎來了沉默的時間。是很安穩的時間。突然地エリオット打破了沉默。
アリス:嗯?
エリオット:跟你一起散步,即使是一樣的庭院也會覺得不同啊……有點特別的感覺。
アリス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啪的,有什麽斷掉的聲音。
アリス:…………到底想要怎樣啊你
エリオット:呃?什麽???
アリス:故意的吧?你一定是故意的吧?
エリオット:?哎,什麽???等……アリス?!怎,怎麽,你眼神很恐怖啊?
アリス:我已經忍不住了……
エリオット:呃…………你說什……
好像誤會了什麽,エリオット臉紅了。
エリオット:這裡是庭院耶?!忍不住了的,你怎麽……
アリス:在哪裏都無所謂。我忍耐不了啊……
エリオット:你還真大,大膽啊,アリス……
向紅了臉僵立的エリオット逐漸逼近。然後……一把抓住兔耳。
エリオット:…………好痛?!痛痛痛痛?!好痛!等等,アリス!?什麽,這是在幹什麽?!好痛啊!
アリス:啊~真是的,我忍不住了!讓我摸摸嘛!
エリオット:你那是摸嗎,根本是在扯啊!?好痛!!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!!!
アリス:是你不對啊!是你!我也不想做這種跟虐待動物似的的事情啊!!
エリオット:爲什麽是我啊……?!什麽虐待動物啊……?!好痛痛痛痛痛……!
安穩的時間,被打破了……

テーマ : (●´∀`●)
ジャンル : 日記

AHO檔案

果子

Author:果子
誕生:3月26日
年齡:16歲零xxx個月
洞級喜歡:
動漫→落忍,OP,POT,水果籃子,浪客劍心
遊戲→宿命傳説2
人物→永倉新八,兵太夫,喜三太,荔枝老師,紅發撒古斯,瀬田宗次郎,草摩夾
宇宙級喜歡:
動漫→新撰組異聞,犬夜叉,聖槍修女,小魔女DOREMI,APH
遊戲→遙久3
人物→阿普,普賢,飛鳥桃子,北歐夫婦,北歐戰隊
☆注意★
個人BO,請不要轉載或二次修改任何圖文OT
●專署吐槽角◎
QR快給我一打兔子形態的黑兔黃兔白兔><

最近の呆言呆語
最近の精神鑑定
症狀分類
応援してるよ0v0
>w<店員店員店員
呼叫用0v0~
☆Dear★
總攻會會長來了=v=
同萌大聯盟0v0/~~~
兵醬愛
tomesaburou01.gif isaku01.gif ahirubana2.gif banner3232.gif yosibana3.gif koushin_osome_e.gif
隨意門
飛ばすな80くん格言集
楽しいもの
ブログ内検索